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视数字人民币为假想敌:数字美元的来龙去脉

一直以来《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还没有一处讲到中国和数字人民币,但其掌舵者早就已经将数字人民币视为假想敌。

一直以来《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还没有一处讲到中国和数字人民币,但其掌舵者早就已经将数字人民币视为假想敌。

美国商品国内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前主席克里斯托弗·詹卡洛(J.ChristopherGiancarlo)4月13日届满离任后,就反手马不停蹄地担任一个非营利机构“数字美元基金会”的主任。目前此基金会于5月对外发布了《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

基金会还没有明确的其融资方式,但是种种迹象显示,其来自于美利坚国家的支持。詹卡洛是共和党人,2017年担任CFTC主席就由特朗普候选,参议院通过上任,这一职位本身就是“公职”。

詹卡洛曾面向社会提出,数字美元是运维美元在数字世界里引领者社会价值的,但如果数字人民币大国崛起,美元不数字化,现在社会价值恐难遭遇挑战模式。与此同时他将数字货币冠上了意识形态工作的标签,划分为“自由的和不自由的”。

数字美元的假想敌

让詹卡洛有可能成为“数字美元之父”的机会来自去年10月15日,詹卡洛和戈芬发表在《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我们派人去月球,我们可以把美元送到网络世界。”这篇文章研究了如何通过协商创造数字美元的方案和方法,包括利益相关者会议、圆桌讨论和面向社会论坛,并详细描述了数字美元对政府核心利益的运维、以及对现有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相关项目的支持。最终还提出了数字美元的一套关键指导原则。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数字化和低碳经济将是未来服务贸易发展的两个重要趋势,对中国来说亦如此。新兴数字技术引领第四次全球化,为中国发展数字服务贸易带来了宏观机遇。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数字化和低碳经济将是未来服务贸易发展的两个重要趋势,对中国来说亦如此。新兴数字技术引领第四次全球化,为中国发展数字服务贸易带来了宏观机遇。

这些原则将根据广泛的利益相关者需求和用例要求进行测试,以确保为数字美元的价值,原则要求数字美元遵守美利坚的核心法律、平安、隐衷、经济和文化要求,并促进全球金融系统建设和消费者的需求。

这篇文章显然引起了美利坚相关机构的十分重视,然后,詹卡洛就开始筹备数字美元项目,并成立了数字美元基金会。

今年1月16日,数字美元基金会联合埃森哲正式启动了这一项目。因为埃森哲与许多国家的央行都有数字货币的合作,比如今年2月瑞典央行启动的电子瑞典。

2020年3月26日数字美元项目回应了其第一批22名专家在内的咨询小组成员,他们将帮助指导建立美利坚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实际步骤框架。名单包括商人、经济学家、前监管机构、技术名人和教育家,他们代表着银行业、资本市场、国际标准、反洗钱、货币政策、国家安全、隐私和财产权等领域的诉求。

詹卡洛4月离任CFTC主席后,专职数字美元的建设。和大多数美利坚精英层一样,是美元全球霸道的坚定维护者。今年4月,他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提出:“在我职业生涯的35年里,美元一直作为世界里主要储备货币,我坚信美元在全球经济中的作用不仅对美利坚有利,而且对全球经济也有好处。正是因为美元在过去几十年在全球卓越社会价值,世界里就已经成为一个全球市场。”

展开全文

詹卡洛将全球过去的发展成果都归结于美元的引领者社会价值:“(美元引领者的这段时间),更多的人摆脱了贫困,进入了中产阶级,人历史长河从未有过。随之而来的是生活水平的提高,营养和医疗保健的改善,以及识字和教育水平的提高。”

固然,美元作为通用货币,确实促进了全球化。但他本末倒置,将全球化的成果归集于美元霸权明显忽视了生产和消费才是全球化的使用价值需求。即便还没有美元,多货币体系一样可以实现全球化的成果。

在詹卡洛眼中,数字人民币是美元霸权的主要威胁。还是基于同一次采访,詹卡洛认为,互联网的下一波浪潮将越来越多地将资产变成数字格式。因而,必须扪心自问,在一个数字资产的世界里里,但如果美元不是以数字形式融入数字世界经济,它怎么能继续成为卓越的记账单位?

他说:“如今中国对5G和一带一路计划书的投身,即便是全球盟友国家也开始使用中国建设的关键的数字基础设施。中国的基础设施将使用数字人民币作为其整合的一部分,绕过世界里其他传统的银行体系。”

他举例,一家中国公司在非洲一座大城市建造和运营的净水厂,并使用5G技术。当工厂氯气供应不足时,该工厂将向这家中国供应商发出再供应信号,而该供应商将直接用数字人民币支付。这笔交易将绕过当前的全球银行基础设施。“我不责怪中国人追求这个。然而,面对这种创新,我们怎么能说还没有必要也让美元数字化呢?美元不也应该在数字化系统中发挥作用吗?”

詹卡洛认为,西方金融和监管体系在应对和适应这一新格局资产数字化浪潮方面进展缓慢。“我们必须关注我们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以便为数字化浪潮做好准备。历史长河告诉我们,我们可能很快就会失去它。二战后,美元领先于英镑,英镑此前一直占据市场经济国家。如果你还没有为未来做好准备,你将无法适应它。”

总体来看,引领者数字美元建设的詹卡洛是要运维美元在数字世界里的霸道社会价值,而假想敌就是数字人民币。

视数字人民币为假想敌:数字美元的来龙去脉

数字美元短期难以实现?

尽管数字美元在战略上将人民币视为竞争对手,但在战术实施上,数字美元远远落后于数字人民币。

就时间而言,数字人民币比数字美元早六年。如今,数字人民币已经进入试点阶段,数字美元刚刚提出了一个基本方案。

从技术上讲,根据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数字美元仍希望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实现,这意味着如果要实施数字美元,还有许多技术挑战需要解决。比方,在性能方面,数字人民币可以实现30万TPS的交易性能,而目前最快的公链技术只有数千TPS。

由于埃森哲的加入,数字美元很可能采用R3开发的corda账本技术,如电子克朗。根据瑞典央行2月份的报告,该国的数字货币项目由埃森哲牵头,并基于区块链联盟R3的corda构建。

埃森哲和R3合作很多。在2019年10月的cordacon会议上,埃森哲和R3合作建立了区块链实时总和(RTGS)零碎。

美国的金融清算中心对各种主要区块链进行了性能测试。Corda和Digtal资产可在5-6小时内扩展到6000每秒。但与这些数字相比,人民币仍然遥不可及。

除了交易性能外,数字人民币还可以实现双重离线支付。但是,无论是比特币和以太坊等经典区块链账本技术,还是corda和DAG等无区块分布式账本技术,都无法实现双重离线支付。事实上,上述分布式账本技术无法实现单一的离线支付。

这意味着,在没有网络或网络环境恶劣的情况下,数字美元的效果会大大降低。尽管关于数字美元项目的白皮书用了很多词来讨论其“包容性”,但没有互联网,这是一句空话。

别的,就推广难度而言,数字美元的落地阻力将相对较大。尽管数字美元也采用了两层分销结构,但它在白皮书中明确提到了“生息能力”。这将对商业银行产生巨大的业务影响——用户不必将数字美元存入银行,还可以产生利息,商业银行的业务模式将被颠覆。

数字美元项目白皮书也有一些领先的概念,如“可编程性”。目前还不清楚中国的数字人民币是否具有可编程性,但数字美元的功能要求澄清了这一特点。在特定的使用场景中,数字美元可以与其他数字资产和信息流智能转移,就像“智能合约”同样,甚至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总之,由于各种技术困难,在短期内推出数字美元确实很困难。在瑞典电子克朗试点成功之前,预计不会试点使用数字美元。究竟结果,美元使用的广度和深度无法与克朗相比,因此我们必须谨慎。

詹卡洛本人也说过:“我认为美国不需要首先推出数字美元。今朝,美元占主导地位,美国仓促实施不值得损失。它可能会犯错误。像美元这样具有全球地位的重要货币不应该在立法起草会议上仓促推出,也不应该拼凑一个计划。相同,美国应该谨慎、深思熟虑地向前迈进。它应该向别人学习,也应该向自己的实验学习。但是,现在确实是开始探索数字美元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bbnew.cn/130355.html

作者: 大墨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