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单机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IG大约的确是凉了(指LOL)   4月4日的《Dota2》新加坡Major决赛上,中国联赛头号种子IG先落两局前提下让二追三,成功斩获冠军。

IG大约的确是凉了(指LOL)

4月4日的《Dota2》新加坡Major决赛上,中国联赛头号种子IG先落两局前提下让二追三,成功斩获冠军。

尤其是连吃两败,面临对手再获一胜便夺冠的压力下(bo5),IG第三场一鼓作气占据优势,中单选手emo甚至在即将打赢团时,在公屏打出一个“?”(无论什么电竞比赛,很少有选手会冒着被处罚风险,公然嘲讽打一个问号)。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其直面困难的“狂气”与最终顶住压力拿下比赛的优秀调节能力,让无数cndota粉丝为之欢呼,喊出那句4年前曾经无比耳熟的台词——IG牛逼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我会守护IG的一切(包括lol)

而在电竞界的另一端——他们的兄弟战队IG(lol分部),也是曾让“IG牛逼”“登峰造极境”“翻过那座山”等弹幕中的祝贺词兴起的队伍,刚刚在LPL春季赛季后赛中2:3不敌RA,结束了他们又一次的季后赛一轮游之旅(指第一轮就被刷下)。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好吧,我摊牌了:我是IG(lol)粉丝,我酸了,也破防了。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谁言巅峰常驻——曾经那只“小ig”

今年已经是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简称为S赛)的第11个年头,也是国内最高等级职业联赛(简称为LPL)的第9个年头。

不同于都曾早早拿过LPL冠军的御三家,作为一只元老级战队,IG尽管也具有一定的实力,但却始终缺乏相应的实质荣誉,而它的人气腾飞是从2018年开始的(也是那个经典的首个S赛冠军)。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S8出征仪式上的IG选手

这个S冠对于LPL粉丝而言具有多重意义——一方面,在S7的梦碎鸟巢之后(S7总决赛在鸟巢举办,但国内的队伍都没有闯进决赛,招致“鸟巢无华”),在常年无冠的前提下,LPL粉丝们对于S赛冠军的渴望可以说是达到了极点;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对阵kt的关键时刻,IG选手阿水凭借关键的“进攻闪”打破僵局,被玩家们称作“赌上职业生涯的闪现”

而另一方面,IG在夺冠之旅中的故事也颇有些励志的味道:笼罩在夺冠热门一号种子RNG的阴影下,彼时的IG一度被称作“太子陪读”,而其却能凭借格外吸人眼球的“大乱斗”式打法风格,最终力克强敌韩国一号种子KT,获得冠军。

凡此种种,IG夺得LPL首个S冠的吸粉力度也就不难理解了。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首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共5页
提醒: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也正是夺冠后(大约一年的时间内),IG的风评达到了史上最高点。时至今日,IG夺冠都牢牢占据官方视频点击量第一的位置,远超次年夺冠的FPX,热门评论区下对IG的赞美之词也同样不尽其数。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曾几何时,IG因为热度上的不温不火而被部分粉丝昵称作“小ig”,甚至在刚刚夺冠时,都因为没有获得官方宣传资源上的倾斜引起玩家们的不满;而现在的它通过冠军带来的人气发酵,早已是LPL所有战队中微博粉丝数最高的队伍。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但不同于人气热度的蒸蒸日上,IG在夺冠归来的2019春季赛上展现了短暂的统治力后,其实力水平、队伍成绩都开始走向了下坡路。

如今几经苦楚——电子竞技,胜者为王(菜是原罪)

19年MSI洲际赛,IG凭借15:57速杀旧王SKT的成绩惊诧了世人(很少有比赛在20分钟前结束),阿水更是使用绝活英雄“德莱文”,打爆了下路对线。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谁能想到,这次令粉丝们纷纷凡尔赛式感叹“津津有味”的盛大演出,已是IG最后的“落日余晖”。

LPL夏季赛季后赛上,IG0:3不敌LNG,从此开始了他们此后长达2年(4届)的一轮游之旅(实际上不仅是从19年开始,此前的老IG也有丰富的一轮游经验)。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IG的季后赛成绩并不理想.jpg

上届S赛冠军最后在淘汰赛打满BO5,才磕磕绊绊的获得了S9的世界赛门票,不少粉丝直呼“心脏受不了”。

虽然世界赛上病情有所好转,最终拿下了“四强”这样一个看上去还可以的成绩,但在各种复杂因素情况下(有人说IG压价,也有人说阿水主动出走),AD选手阿水选择离队,从此被誉为“三叉戟”的“上中下3C选手”四分五裂,成为无数3C粉的意难平。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阿水转会TES,有粉丝将其比作《火影忍者》中的叛忍,称其“宇智波阿水”,因此IG与TES此后的对决还诞生了“电竞圈忍界大战”的梗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共5页
提醒: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此后的IG起起伏伏,有时在常规赛爆杀;有时在BP中“犯病”,但总体上仍处于衰落趋势。最后正如开头所述,IG又“胜利”拿下了它们的季后赛一轮游之旅。

而在官方赛事的评论区下,随着队伍状态的不断下滑,粉丝们也早已从最初的“鼓励支持,批评反思”变为后来的“掀棺材板,仰卧起坐”,最后是现在“绝望,RNM退钱”,甚至是站在对立面的“讽刺与嘲弄”。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赛后的微博热评

如果要分析这场比赛的具体过程,可能会让不了解电竞的路人直呼无聊(其实简单一句话总结就是乐言“尽力song了”),因此我们不妨跳过赛事本身,简要的从宏观角度聊聊为什么IG的季后赛总是“百战百胜”。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固然,其中最首要的原因无疑在于IG不断的人员变动与硬实力的下降,但抛开显而易见的这一点外,IG最大的弊病无疑在于其风格的固化。

通过强悍的“个人对线实力”找到gank节奏,占据初期经济领先,进而将其转化为打团上的优势,这是IG从S8(或者说S7)以来形成的风格习惯。而随着IG的名声鹊起,对IG的研究也越发突出:一旦对手稳住了线上,就可以利用IG习惯性的“眼位布置、gank习惯、对线思路”等特点发起针对性的打击。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举个栗子,2019年MSI季中冠军半决赛IG vs TL,是IG夺冠以来遭遇的首场大败。这是一场让所有IG粉丝目瞪口呆的比赛,彼时“方兴未艾”的粉丝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IG会输,而且会输的如此惨烈,其中就暴露出了IG的很多问题。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从小地图中可以看到,河道处多为TL方的视野

起首,为了防止IG上野联动,以打野选手的gank带动线上节奏的特点,TL在野区河道布置了大量的眼位以保证洞察到对方的刷野路线与gank选择;而或许是为了保证装备优势,IG则很少会投入大量资金到真眼上,这就导致了双方视野上的差距。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其次,针对IG极强的个人对线实力,TL一方面在BP策略上拿出了塞拉斯,凯南,甚至是AD妮蔻等对线强势,打团也更具容错率的英雄,起码不会崩线;

另一方面则在战术上保持前期避战,后期打大团的思路,防止你在前期把雪球滚大,把胜负手拖到游戏30-40分钟的决定性团战中。而这时IG的优势是无法帮助他们在阵容劣势或视野劣势的情况下依靠个人能力,依靠操作打赢一波大型团战的。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单看季后赛战绩你或许很难想象,去年春季赛IG常规赛排名第一

这也就是为什么前几个赛季的IG尚能在常规赛称雄的原因,大部分常规赛的队伍不会为了普普通通的“常规赛一分”而去花大力气研究(况且很多弱队研究了也不一定能稳住对线),而一旦到了你死我活的季后赛,形式自然就不同以往了。

但无论原因究竟为何,IG这几年间实力水平下降与粉丝流量上升的“冲突矛盾”是有目共睹的。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电竞圈有句名言:电子竞技,胜者为王(菜是原罪)。意思是无论选手怎么努力;或是职业素养多么优秀,但只要成绩不佳,那么作为职业选手就是“人间失格”的,而这也正是IG风评逐渐下滑的首要原因。

而另一方面不容忽视的是,IG迅速膨胀的粉丝流量,也在其风评的下坡路上,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加速。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共5页
提醒: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终是难觅归路——电竞圈?粉丝圈!

如果将IG比作日趋衰落的古老帝国,那么幅员辽阔的疆土正代表着它的流量(粉丝),二者互为表里,但也相互牵制:它曾强盛过(战绩优秀),因此才能打下半壁江山(粉丝基础);但如今的它渐渐失势(实力下滑),那么这广阔的国土自然会成为它的负担,引发冲突与矛盾(黑粉现象)。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前面提到过,如今的IG坐拥近千万微博粉丝,但事实上在IG夺冠之前,其微博关注数仅为300w左右,更夸张的是在夺冠一周内暴涨100w,也就是说:其中很多人并不是因为它是IG而关注它,更是因为它赢了而关注它。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随后还有一些官方发起的微博抽奖活动(微博抽奖是要关注抽奖者的),其转发量也超过了100w,吸引了大量路人围观,而且还有很多抽完奖后直接删除微博或者没有取消关注的“僵尸粉”。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固然,也并不说是“慕强而来”是什么值得批判的事,追随强者,欢呼胜利实乃人之本性,更不会去要求什么粉丝忠诚度。但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这些新增的粉丝中“看不懂游戏/较量”的观众不在少数。

对于某些随流量而来,不懂局势就满口“胡诌诌”的粉丝,部分老玩家加以“冠军粉”“元年粉”等暗含贬义性的称呼,其含义基本相当于就游戏圈的“云玩家”。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除“云玩家”外,同样有很多看不懂比赛的观众,因为当时IG较高的颜值水平(尤其是曾经的AD选手阿水更是登上过杂志封面),转化为了所谓的“个人粉”。而ta们对于赛事的评价可以简单概括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好帅”。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部分玩家们的评价也很真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共5页
提醒: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另一方面,即使是所谓的“真粉丝”也不乏“极端粉”的存在,以至于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往IG的负面评价上添上一笔。

其中最著名的还要数“粉丝投毒”事情:事情起因是某位IG粉丝作为外卖小哥的一员,在IG贴吧晒出了滔搏点的外卖单,扬言要在滔搏战队比赛当天投毒。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帖子引起了滔搏的高度重视,甚至是报警

尽管事后当事人道歉自己纯属“口嗨”,仍不可避免的对IG以及粉丝产生了极恶劣的影响。时至今日,都会有人将IG称作“投毒队”;将IG粉丝称作“毒杂”,属于再经典不过的“粉丝行为,偶像买单”案例。

实际上,这样的“借粉丝之刀攻击主队”的行为在电竞圈早已司空见惯,也被现实证明为“最有效”的手段,从EDG,到RNG,再到如今的IG,历史仿佛陷入了“毅种循环”。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如果用一句粉丝圈的话来形容,现在的IG正处于“洗粉阶段”,“提炼粉丝纯度”

小结

其实无论流量如何;热度如何,许许多多的仍在关注IG比赛的粉丝(包括敲下这篇文章的我在内),或许都只是在追忆那抹18年的余晖,幻梦着电子竞技曾带给我们的激情与感动。

正像是每逢IG落败,都会有人在夺冠视频下留言一样——曾经的IG刻印在颁奖台上;而我们也被困在了18年的仁川。

四年时间,IG是如何从首届冠军变成“大反派”的

又或许如那些终将逝去的人生阶段般,粉丝心中属于IG的那一片舞台也已落下了帷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共5页
提醒:支持键盘“← →”键翻页
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墨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bbnew.cn/108904.html

作者: 大墨新闻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